相关文章

济南女子脱毛后腋下皮肤变黑 结痂脱落后腋下发红(图)

  脱毛致腋下皮肤变黑

  2014年初经同学推荐,22岁的王女士在这家美容整形医院花900多元做了冰点无痛脱毛。“从去年3月开始,我在医院签了知情同意书。此后按约定时间到医院进行脱毛。”王女士说,每次到医院,她先在治疗记录上签字,然后由护士操作仪器脱毛。

  “前9次很正常。2015年2月14日我去做最后一次,这次换了一台仪器,一名穿白大褂的女医生调试好仪器参数,护士才开始操作。”王女士回忆,第10次治疗的过程与此前不太一样,护士得到一名疑似女医生的示意后,才开始给她脱毛。

  “刚开始做没多久,我就感觉腋下很疼,要求停下来。但护士坚持让我忍一忍,我只得忍了下来。”王女士说,回家的路上,她闻到腋下传来烧焦的气味。回家后,王女士的父母一看,才发现女儿的腋下有了很多一块一块黑色的印记。“父母认为我腋下皮肤被烧了。”

  结痂脱落后腋下发红

  “做完最后一次脱毛,我的腋下连续疼了3天。”王女士说。2月15日下午,王女士去该院找到当时调试过机器的女子。“对方给了我一盒京万红软膏和一瓶修复喷雾。”王女士说,她回家后用了一段时间,黑色印记逐渐变淡,但新长出的皮肤颜色发红、发黑。在父母和同学陪同下,王女士两次到该院维权。“工作人员解释说当时是出于好意,才把机器参数调高。但我猜测,医院怕我以后再去脱毛,他们为省事才这么做。”王女士说,她共去了10次,第10次是最后一次。根据这家医院的宣传,脱毛只要3至5次即可。

  “这两次去,我找到那名调试仪器的女医生要执业医师资格证,她拒绝出示。”王女士说,对方只强调为她脱毛的护士已被医院辞退,答应将治疗费退还。

  3月2日,王女士腋下脱毛部位皮肤已结痂,但新皮肤肤色仍有异样。

  参与医疗操作却称并非医生

  3月2日下午,记者和王女士一起到该整形医院。位于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,一名穿白大褂的女子负责接待。该女子办公桌上的名片显示她姓耿,是皮肤美容中心主任。“那个护士是出于好意。最后一次做,可能怕脱不掉,就适当把能量加大。这不是疤痕,只是色素沉着,可以消退。”耿女士坚称,她是出于好意,第二天也给王女士及时处理了。

  当要求耿女士拿出执业医师资格证时,她显得有些语无伦次。“接诊医生是接诊医生、治疗医生是治疗医生、护士是护士。像这种皮肤问题,都是护士来操作。不用找我的证,我主要负责接诊。”耿女士称,她是负责接诊的医生,因此不需要执业医师资格证。

  王女士质疑,耿女士曾参与医疗操作。耿女士则辩称,她进去只是负责打开仪器。

  耿女士是否参与医疗操作?记者分别询问其两名同事,得到了肯定答复。“耿大夫是这里的主任、医生。她很有经验,算优秀的大夫,从事临床十多年了。”一同事说。16:00多,另一名穿白大褂的女子敲门找耿女士,“我屋里那个小姑娘想做痘樱”耿女士示意其稍等。记者出门追上穿白大褂的女子,询问耿女士的情况,“她做得挺好,我的皮肤就是她做的,这里很多人都找她做,她负责操作。”

  医院称至多算是医疗过错

  历下区人民医院皮肤科医生根据王女士目前的皮肤状况,诊断为炎症性色素沉着,称过几个月应该可以恢复。

  3日下午,王女士再次来到该整形美容医院。医院一男性负责人称,只能退还治疗费,“这只是色素沉着,绝对不会留疤。”一番犹豫后,王女士表示同意。

  历下区卫生部门表示,他们将尽快前往该院调查,在5个工作日内作出回复。

  作者:杜林